商鋪高掛出售出租橫幅·鴻貿商城吹「倒閉風」

Advertisements

部分角落的單位都已空置了。

一些正準備開張的食肆,「碰巧」遇上全面封鎖的行管令,被迫展延開張日。

(加影14日訊)受到冠病疫情及全面封鎖的行管令帶來的衝擊,蕉賴鴻貿商城(Cheras Traders Square)的「倒閉風」還在繼續吹,當地多個商鋪已倒閉或出頂,紛紛高掛著出售或出租的橫幅。

據悉,蕉賴鴻貿商城自我國在去年3月開始落實行管令後,該商業區有許多商鋪陸續結束營業,首當其衝的就是飲食行業。當時,《大都會》社區報也有報道蕉賴鴻貿商城約有20間商店關閉。

蕉賴鴻貿商城的商鋪替換率極高,經常出現商鋪倒閉或出頂情況。

時隔一年,《大都會》社區報記者日前再走訪蕉賴鴻貿商城時,發現該商業區有多個店面已空置,店面外高掛各種十分顯眼的出售或出租的橫幅。

另外,還有部分商店甫裝修好,或正準備開張,不巧碰上我國落實全面封鎖的行管令,導致業者必須暫時擱置裝修工作或商店開張的準備。

一些位於角落單位的商店,相信是為了減少租金的開支,而選擇搬遷至其他較便宜的普通單位。

部分位於角落單位的商店,疑是為了減低租金的開支,而選擇搬遷。

業者選擇結束營業降損失

受訪業者表示,全面封鎖期間,蕉賴鴻貿商城的食肆受影響最大,業者在疫情期間面對生意劇降及虧損的情況下,因無法負荷龐大支出,只好忍痛結束營業。

「疫情及行管令期間,食肆幾乎不能堂食,即便可以轉做外賣與打包,但收入還是大減,而業者還需要繼續繳付租金、員工薪資、水電費等。」

蕉賴鴻貿商城部分有超市或便利店的地區就會出現較多的人潮。

業者透露,蕉賴鴻貿商城的普通店鋪單位每月租金是約6000令吉,角落單位則需逾1萬令吉,在進退兩難情況下,許多業者也無法繼續支撐下去,選擇結束營業來降低損失。

他們說,蕉賴鴻貿商城也曾是著名的奶茶街之一,當地在近年來進駐許多家珍珠奶茶店、酸奶店及咖啡館,競爭十分激烈,但隨著珍珠奶茶與酸奶的「流行」漸漸褪去,當地商鋪也出現更高的替換率,新一批的健康茶飲店也陸續進駐該區。

部分茶飲店職員則表示,深受民眾喜愛的茶飲店在疫情期間,生意反而變得更好,因民眾都居家辦公,更常透過外賣平臺購買茶飲,部分茶飲店的生意因此比平常時候翻了3倍。

林蔚伶(21歲,「天天酸奶」店店員)

林蔚伶(21歲,天天酸奶店店員):多人訂外賣生意反增

「蕉賴鴻貿商城的店鋪以食肆為主,替換率非常高,因此經常發現有部分商店外掛起出售或出租的橫幅,不久後就會有其他商店入駐。在冠病疫情期間,還有部分商店在進行裝修,但因碰上行管令而被迫暫停裝修工作,延後開張時間。

在我的印象中,我們店鋪四周近期就有約5家商店倒閉,相信都是受到疫情及生意不佳的影響,尤其在珍珠奶茶及酸奶漸漸退流行後,許多種類重複性高的飲料店陸續倒閉,剩下的都是較受歡迎的飲料店。

在全面封鎖的行管令期間,或許是大部分人民都居家辦公,許多人都會透過外送平臺來購買食物及飲料,因此我們的生意額反而增加了,比落實行管令前來的更好。」

陸國豪(35歲,「媽子茶餐廳」老闆)

陸國豪(35歲,媽子茶餐廳老闆):不能堂食 食肆生意降

「疫情反覆期間,因食肆無法提供堂食,導致蕉賴鴻貿商城大部分的食肆生意驟降,許多食肆也都陸續倒閉,還有部分食肆正準備開張,卻碰上全面封鎖的行管令而被迫展延。

我在去年3月初入駐蕉賴鴻貿商城,不料2個星期後我國就落實行管令。在行管令期間,儘管我們提供打包與外送服務,但沒有了堂食後,生意依然大受影響,我們的生意也下跌了50至60%。

在這期間,我必須繼續支付租金、員工薪資及水電費等,基本上並沒有賺錢,只能夠勉強維持。由於我投入了非常多心血在這裡,即便非常辛苦,我還是希望能夠撐過疫情。」

葉舒雯(20歲,「霸王茶姬」茶飲店店長)

葉舒雯(20歲,霸王茶姬茶飲店店長):沒聽說店鋪業主減租

「我並未聽聞蕉賴鴻貿商城的店鋪業主在疫情期間有給予商家減租的優惠,店鋪普通單位每月租金是約6000至7000令吉,角落單位則需逾1萬令吉。

我們在去年11月入駐蕉賴鴻貿商城後,發現有很多生意不太好的食肆疑是無法負荷高昂的支出而陸續倒閉了,其中包括我們隔壁的店鋪,在短短半年內就換了3個業者,其中一個只營業2個星期就結業。

我們的茶飲店正好趕上現在流行較健康的茶飲,以及民眾居家辦公的緣故,在疫情期間有許多人透過外送平臺來下訂飲料,所以我們的線上生意不減反增,更比平時提高約3倍。」

食肆無法提供堂食服務後,生意額下跌50至60%,業者只能勉強維持住,希望可撐過疫情。

大家都在玩的社團☞國際新聞☜加入社團和大家一起交流

Advertisements